?

法律常識

您的位置:主頁 > 新聞 >

不返貧才是真脫貧

2019-11-19 11:06 人氣:

  談到此次出征“挑戰杯”的感受,來自復旦大學的趙德明說,“我們的研究可能還有瑕疵,但如果可以給國家提供一些有價值的信息,那就足夠了。”

 
  在本屆“挑戰杯”決賽場上,趙德明團隊帶來的項目是“脫貧長效機制研究——基于中部三省四縣的調查”。與他們同樣關注脫貧工作未來發展的項目,還有來自福建師范大學的“貧困退出背景下返貧脆弱性及長效遏制機制研究——基于寧德市的調查”。
 
 
  相比于其他脫貧工作研究,這兩個項目似乎更具有前瞻性,對未來提出了同樣的思考:2020年整體脫貧目標達成以后,我們該怎么建立長效的解決相對貧困的機制?
 
  長效機制需要專業力量的支持
 
  為了解答這個疑問,趙德明和他的團隊首先開始了長達兩年時間的調研。
 
  “我們先后前往湖北、河南、江西三省的四個國家級貧困縣,對包括貧困精準識別、產業發展、異地搬遷、兜底保障、官員激勵、政治體制在內的問題進行了全方位的了解。”趙德明介紹。
 
  經濟學專業的趙德明,很快便發現了問題。
 
  “很多地方會提出采用‘入股分紅’的形式,讓企業帶動貧困戶。銀行給貧困戶貸一筆款,貧困戶把錢入股到企業,企業每年會給貧困戶返現,這是聽起來很不錯的做法。”趙德明說,“但是本質上來講,這并不像是入股,更像是企業背上了債,欠了貧困戶的錢。這對企業是一個很大的壓力,對貧困戶本身的長期發展也沒有什么益處。”
 
  來自國際關系與公共事務專業的孫宗芹在調研中發現,很多貧困地區發展生態旅游業,但實際上的效果并不明顯。
 
  孫宗芹介紹,“如果說當地總體收入水平不高,基礎設施不完善,沒有相關人才,那其實沒有很大的旅游市場,不符合這種資本相對密集型的第三產業發展環境。對貧困戶而言,沒有經驗和資本投入,是很難參與的。更多的貧困地區,更適宜發展特色農業和初級工業。”
 
  趙德明認為,不專業的產業決策是導致這些問題的首要原因。
 
  “產業是貧困戶的收入來源,只有合理有效地制定產業發展規劃,才能穩固脫貧。”趙德明說,“有些貧困地區過于注重短期效果,動用過多外部資源,可能會出現一些不符合市場經濟發展規律的決策。產業發展問題,需要引入專業的力量來解決。”
 
  同時,趙德明提出,駐村機制常態化和幫扶行為社會化也是未來扶貧工作穩步進行的關鍵。“一些基層村干部的治理能力需要持續長效的提升過程,還要依靠上級派來的駐村干部的常態化幫助。另一方面,也不能只依靠駐村干部帶來的社會資源和產業,如果駐村干部離開了,那么相關的資源和產業也就留不住了。所以還需要引入社會力量,建立貧困地區互信互惠的社會網絡,以保證地方的持續發展”。
 
  人與產業相輔相成
 
  相較于趙德明團隊偏向于宏觀大環境的研究方向,福建師范大學的“貧困退出背景下返貧脆弱性及長效遏制機制研究——基于寧德市的調查”項目則聚焦于個體貧困戶的發展情況。
 
  “寧德是脫貧攻堅工作的典型區域,很多理念和做法非常有效,目前已經整體實現了脫貧,而且返貧率為零。”福建師范大學自然地理資源專業學生林月介紹,“這也是我們選擇寧德為樣本的原因,我們要做的就是調查潛在返貧風險。”
 
  林月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對于處于貧困線邊緣的群體而言,再次返貧的概率很大。“可能稍微有一點風吹草動,返貧脆弱性就會顯露出來比如生病、就學、結婚、自然災害等因素。導致返貧的原因有很多,所以無法用單一的收入水平或消費水平的提高來衡量扶貧成果”。
 
  通過對寧德市6個縣526戶的走訪調查,林月發現,抑制返貧的關鍵在于人。
 
  “如果脫貧戶的接受教育程度較低,會影響個人對于實際產業發展的判斷以及未來的規劃。”林月說,“同時,會導致個人對于脫貧致富的內生動力不足,安于現狀。所以,未來的核心要點便是人。不僅要做脫貧戶本身的工作,還要吸引走出去的人為家鄉貢獻智慧和資源。”
 
  那么,如何才能讓脫貧地區人丁興旺,成為林月團隊探究的關鍵一環。
 
  “人與產業是魚與水的關系,是相輔相成的。”林月說,“有了人,才能有產業的發展;產業發展好了,也會吸引帶動更多的人。”
 
  作為自然地理資源專業學生,林月對于脫貧地區的特色資源產業尤為關注。在兩年前的一次走訪中,林月發現,當地一個小山村收入普遍偏低,很多青年都離開村子外出謀生。“當時我們就建議當地測量一下土地的硒含量。”林月說,“結果發現當地的土壤是富硒土壤,種出來的富硒大米每斤可以比其他大米多收入15元,這樣農民通過種植大米,收入得到了很實在的提升。”
 
  這個案例給了林月啟發,“這種特色產業模式是可以復制的,既發揮了當地的資源和地理標志優勢,又可以實現脫貧戶產業的可持續發展”。
 
  同時,在林月看來,了解每一戶每一人的具體需求,有助于幫助脫貧戶解決實際問題。“我們首先針對脫貧戶的具體需求和具體情況,做了一項問卷調查。了解他們的土地擁有情況、是否有患病家屬、二代教育情況、是否缺錢缺資源等,對脫貧戶進行多維度的可持續生計分析”。
 
  林月認為,通過分析,可以制定滿足脫貧戶生計需求的方案,維護脫貧戶的生計安全,并且有助于激發他們的內生動力以及防止二代返貧。
 
  返貧抑制不是朝夕之功
 
  談到做相關研究的初衷,趙德明說,“我們的團隊成員基本都來自國家級貧困縣,對扶貧工作比較關心。在合作之前,都通過校團委組織的暑期社會實踐做了很多各自領域的調研。在結項答辯會上被各自的項目吸引,互相結識,可以說是志同道合。通過大家調研結果的整合和交流,發現了很多值得我們思考和探索的問題。”
 
  與趙德明團隊一樣,林月最早接觸到脫貧工作也是源于暑期社會實踐。
 
  “當時參加了一個林下經濟調查的實踐項目。”林月回憶,“當地的林地資源特別豐富,但是農民生活卻比較貧困。看著他們守著青山綠水,卻沒有產業支撐,就特別想依靠自己所學的知識,為改善當地生活條件出一分力。”
 
  福建師范大學教授祁新華認為,暑期社會實踐可以給學生很多機會,培養他們的科研、思考和實踐能力。“他們暑期實踐回來以后,就一直在問我一個問題,是不是到了2020年就沒有貧困了?這些脫貧戶可以實現致富嗎?我當時也對這個問題很感興趣,就鼓勵他們,可以去做個研究。”祁新華說,“這種科研的實踐,既能夠檢驗學生的學習成果,又能幫助脫貧戶探索可持續脫貧致富之路,這個意義是很重大的。”
 
  在祁新華看來,抑制返貧并不是朝夕之功。“比如民眾內生動力的激發問題,改變他們的經濟狀況容易,但是改變精神層面很難。關于二代教育問題,也需要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努力。包括政策的穩定性等方面問題,都不是立馬可以見效的。”祁新華說,“我覺得學生們做這樣的研究,最重要的收獲,可能在于通過調研學習,展現了他們對弱勢群體的人文關懷以及做社科研究的人文精神。”
 
  “有的學生在調研期間,會主動給貧困戶捐錢,給小孩子買禮物,看到有的村子交通不便會想辦法幫助他們修路。對于學生而言,已經不只把項目看成項目了,更多的是精神層面的追求。這些收獲在高校育人層面是難能可貴的。”
 
  趙德明在談到對扶貧工作的理解時表示,收獲更多的是感動。“咱們國家在脫貧攻堅事業上的成就,真的是在任何一個國家都難以做到的。我在沒做這個項目之前,體會不到這其中的艱辛。接下來,我們會繼續從一個研究者的角度去探討,如何讓這一項正義而偉大的事業,更好更有效率地進行下去。這也是我們的責任”。
 
  對趙德明團隊來說,參加本屆“挑戰杯”最大的收獲,是接觸到了很多頂尖的學者老師們。“老師們的建議和指導是非常珍貴的,通過這次學習,下一步我們會擴大調研范圍,采集更多的樣本信息,把這個問題持續關注下去”。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見習記者 金卓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知秋




?

私偵網是中國偵探領域內容最豐富的網站,為偵探愛好者提供豐富準確的行業聯盟資訊、調查技巧、取證設備等專業資料。
本站所有信息由企業自行提供,信息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由企業負責,本站對此不承擔任何保證責任,也不承擔您因此而發生或交易致使的任何損害。

顶呱刮五禽戏 互联网最新赚钱项目 正码是平码的意思吗 浙江6+1奖池19083奖池 二分彩是不是骗局 股票买入卖出规则 大地棋牌2020官方网站 电玩街机捕鱼 江苏7位数计划 七肖王中特 好彩1